卖油条年入百万,是谁给了普通人暴富的机会?_地摊儿
原标题:卖油条年入百万,是谁给了普通人暴富的机会? 随着国家掷地有声地鼓励,地摊儿经济快速红遍大江南北。显然,这里有“消耗库存”的考虑,大量积压于仓库里的货物得以找到密集的出口,一下子就涌了出来。而一些非专业的摊主,也乐得赶时髦玩票,因为投资金额并不大,很多人都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,美其名曰:十块钱进货,五块钱卖,不图挣钱,只图卖得快!面对如此火爆的地摊儿经济,自然也会有人冒出来冷静分析,他们担心本就“羸弱”的地摊儿,遭遇到捧杀之后,会死得更快,呼吁大家能冷静地对待,但真正的事实是,地摊儿经济看似羸弱,实则生命力非常强大,在城管ver1.0的围追堵截之下,仍能倔强地开张,足以证明其相当灵活又兼具韧性。此外,移动互联网、直播行业,扩大了每一个人的能力,也扩大了每一个小地摊儿的盈利能力。网上再次流传:某油条地摊儿,通过创新配方以及网络直播,销售火爆,年收入已经达到7位数,而他们在市井之中,依旧不显眼。 城市需要高楼大厦、高档商场,一团团亲昵的龌龊,一坨坨带菌的诱惑,灯红酒绿、纸醉金迷,一直是年轻人竞相追求的状态;同样地,城市也需要人来人往的市井气息。那些小破地摊儿的廉价美味,会给人一种强烈的,活在这座城市的感觉。 油条神摊,他们如何年入百万? 餐饮业的人都清楚,这是一个苦差事。油条摊看着不大,却需要从业者付出绝对的辛苦。普通人观看夜里的街道,宽阔、整洁,有一种怡然自得的静谧,但是油条摊主为了能在早上准时出摊儿,不得不凌晨3点起床和面,一旦开张就很有可能忙到8点多。辛苦之余,油条摊儿还要长期面对城管的纠缠,如果不小心被抓住了,先是没收工具和材料,城管们饿了,就会直接拿油条充饥,完事儿后还要交罚款,写保证书等等。一位大神级别的油条摊主,为了躲避城管,竟然想端着尚未加热的油锅逃跑…在那个岁月中,油条摊主们会深深地感觉到:人间不值得。好在,地摊儿经济走红之后,最令人欣慰的是:再也不会有城管来惹麻烦,有些城管甚至会帮助小商贩们摆摊儿。 在如此和谐的画面下,商贩的聪明才智再不会浪费于同城管的周旋,而是利用直播、短视频的方式,盘活自己的经营。在日益扩张的神摊中,赚取属于自己的财富。 如前文所述,移动互联网扩大了每一个人的能力,也让普通人可以拥有自己的品牌。其实,餐饮业面对的最大挑战,就是食品卫生问题,不管是超大规模的饭店,还是稀稀落落的小摊儿,都没有任何借口在卫生方面降低要求。具体到炸油条,则关系到油品、面粉、锅灶的卫生程度等等。过去二十年,中国的油条始终有一些不可回避的原罪:不法商贩为了增加油条的蓬松可口程度,竟然在油锅里添加洗衣粉;此外,油条的制作属于高消耗过程,我们又曾被曝光过地沟油事件,加之,油条的热量又非常高,使得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敬而远之。好在,越来越多的科技工具给油条摊主带来新的销售模式。借助于网络直播,油条摊主可以全面公开自己的制作过程,这样做的好处不在于向消费者展示过程,而是能时时刻刻提醒自己要守住底线。在一种公平的环境下,大家花心思的地方就会变成“如何提高配方和口感”,时间一长,就会创造出健康的竞争环境。 现在,一位普通人的油条神摊,给其创造了“年入百万”的神话。同样地,他们在创业初期也要凌晨三点起床,比别人幸运的是,他们是油条摊主里最早采用直播销售的一小撮人。透明、公开的制作过程,不仅令大家吃得放心,更因日益精进的配方而成为网红。随后,又借助网络平台开启加盟模式,把自己卖油条的心得变成知识产权,也难怪这家油条神摊在做年度财报展望时说道:注册餐饮公司之后,全国已经有700多家加盟店,我们预估了一下,今年的收入有望达到7位数字… 财富神话,终究只是凤毛麟角? 因信息太过于发达,社会中随时都有“昙花一现”的惊艳。中国的创业环境总会有一种急于“挤出瓶子的癫狂”,大家都是深谙中国互联网经济的老兵,愿意豪赌也乐得接受失败。很多人在闻到风口的味道时,就会率先奔跑起来,在奔跑中再寻找方向,毕竟,中国有太多的案例是:好的模式常常被速度打败。正如第一个靠直播起家的油条神摊儿,可以年入百万,他们依靠的是新颖模式,更重要的则是比别人快一步。这也是为什么全国的油条摊儿中能年入百万的只是凤毛麟角,更多的人只是被培养起暴富的欲望罢了。 坦白来讲,年入百万本来就是一件非常极致的事儿,综合了视野、思维、勤勉、勇气以及前无古人的运气因素。后来者想要彻底复制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儿,更不要提什么遍地开花了。如开篇所讲,现在的地摊儿经济,有很大作用是创造出密密麻麻的通道,让产业链先运动起来,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地摊儿经济中,就意味着企业积压的库存会快速地销售出去。至于说,消费者获得实惠,又或者砸在摊主手里,之于个人的影响都不大,不得不说,管理者这一招分担压力的政策,还是非常合理的。显然,金字塔的理论同样适用于地摊儿经济、油条经济,站在塔顶的人一定是最耀眼,曝光率最高的,但却不能代表世界的真相。或许,正是意识到金字塔的故事,贩卖了大量的焦虑,总理才会再一次说明:全国有6亿人口,月收入仅有1000元。这使得长期处在焦虑中的白领,会升腾起一种自豪感,毕竟,有些幸福是比较出来。同时,越来越多的数据表明,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是:比上不足,比下有余,完全没有必要放纵自己“暴富”的欲望。 文学大师王小波说:人与人之间最大的差距,不是家庭背景、身高、智商、体育天赋等等,而是之于幸福的感知能力。正如全国的油条摊主,最大的差异也不是利润、配方、品牌热度,而是他们能否感受到良好的市井气息以及面粉在油锅中升级的过程。(科技新发现 康斯坦丁/文)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